2017-7-11 9:32:00

欧美日经济复苏有利于中国经济走稳

目前大家对今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尽管还有所谓的走稳还是下降之争,但实际上双方对GDP预测数据的差异不大,如认为要下行的,可能预测GDP增速为6.5-6.6%,而预测上行的也不过是6.7-6.8%,彼此想差仅0.1-0.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2017年中国经济的增速非常稳定。


……
2017-7-3 8:08:00

2005年的时候,我已经在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所长的岗位上做了第六个年头,算得上驾轻就熟,研究所在《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中已经连续三年拿下本土最佳研究团队第一名,最佳分析师第一名的数量遥遥领先于其他券商。这时,公司又让我兼任销售交易总部的总经理,这意味着我在管理上要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

心里有所不甘——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写出能让千万人心灵为之震颤的小说,但岁月早已无情地吞噬了我的文学梦,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从事经济、金融的研究,虽有所建树,但随着职位的提升,管理的担子就整个落到了我的肩上,于是,我逐渐从一个研究员的角色转变为纯管理的角色。

不甘在管理岗位上自废武功,虽然不能成为作家,但至少要保持我的学者本色。
……

2017-6-21 10:05:00



上个周末我在青岛参加“中国财富论坛”,期间记者问我这次中国A股被纳入MSCI的概率大不大,我回答说,应该比较大吧,毕竟中国这些年来为纳入新兴市场指数做了很大努力,且屡次闯关失败。但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的推进,A股国际化程度已经明显提高了。
……

2017-6-14 8:22:00


2011年,我第一次坐高铁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城市参加会议,那个城市叫郴州。我想,如果没有高铁,主办方估计就不会在那里举办资本市场研讨会。两个月前,我又去了枣庄,据说自从京沪高铁开通之后,枣庄就成了作为金融中心的上海和作为政治中心北京这两个中心城市之间的中心。确实,高铁改变或正在改变中国的经济地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变化。


……
2017-6-8 7:41:00


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中国出口回稳向好,外部环境整体有利于国内经济。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导致国内经济下行,政府主要采取加大基建投资等方式稳增长,但长期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会导致货币持续大规模扩张,而从带来高杠杆和资产泡沫等诸多问题。


……
2017-6-5 8:23:00

上周末,证券市场出台了减持新规,引发媒体热议。看到不少市场人士转悲为喜,就如同看到小孩的脸——眼泪还未擦干,瞬间又欢呼雀跃了。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中国股市早就成为全球市值第二的超大市场了,为何众多投资者仍把股指下跌归咎于股票供给过度呢?市场各路参与方应找出A股市场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切中要害地探寻出解决症结的路径。

阅读全文 | 回复

2017-5-9 14:06:00

过去,国内投资者对五月的股市往往比较憧憬,称之为“红五月”,而今年,财经媒体上很少出现“红五月”这三个字了,倒是有不少人借用西方股市的谚语——Sell in May(五月卖)来表达对五月股市的担忧。从今年五月第一周股市的表现来看,似乎也印证了Sell in May and go away的趋向。然而,股市的上涨或下跌,往往是解释容易而预测难,因此,本文想探讨的不是股市为何下跌,而是在政策同样收紧的情况下,为何楼市表现强劲但股市表现差劲呢?


……
2017-4-25 15:21:00

  据说,最近上海房租开始下跌。无论这属于短暂下跌还是趋势性下跌,我们都不应忽视的事实是:这两年上海常住人口的数量几乎不增加了。2016年,上海常住人口仅增加了4.7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增加6万人,这意味着外来常住人口减少了1.3万人,上海的外来人口连续两年减少了。不仅是上海如此,北京也有类似情况。2016年,北京常住人口仅增加2.4万人,外来人口常住占比也在减少。那么,从全国范围来看,人口流向是否真的出现扭转了呢?如果是逆转,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根据官方数据,2015年全国流动人口首次出现减少,流动人口数量从2014年的2.52亿降至2015年的2.47亿,减少了约500万人,2016年进一步减少200多万人,至2.45亿。


……
2017-4-17 8:48:00

库存周期上行难改经济下行趋势
 
今天有记者打电话问:为何在各项经济数据都那么好的情况下,钢材价格却出现了下跌?我回答,我对钢铁价格缺乏深入研究,这或许是库存因素导致的——当钢材或铁矿石库存水平较低的时候,只要下端需求增加,补库存的需要就会同步增加,这就导致了现实需求的成倍增长,反之亦然。钢材价格自2015年末的低点上涨,已经上涨了一年多时间,想必累积了不少库存,存在去库存的压力。

由于经济活动存在上下游之间、内外部之间的传导过程,故出现“时滞”现象。此外,由于传导速度有快有慢,使得“时滞”也有长有短。例如,在自然界我们总是先看到闪电,然后听到雷声,这是因为光速比声速快得多,故雷声相对于闪电而言存在时间的滞后。然而,不少人害怕轰鸣的雷声甚于划过长空的闪电,但实际上雷声不具备杀伤力,闪电才是真正有破坏性的力量。
 
正是由于经济活动的这种“时滞”,这使得人们时常被表象迷惑,甚至导致决策失误。例如,对于此轮周期性行业的回暖,不少人认为是新一轮经济周期的崛起,那为何不是经济下行这一中长周期中的短暂反弹呢?中国经济增速的高点出现在2007年,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中国推出了两年四万亿元的基建投资刺激政策,这一政策至2011年基本结束,但随着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行,政府终于在2012年中期启动了新一轮的经济刺激。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12年5月27日下午,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动工建设,湛江市长在国家发改委门前难抑激动亲吻批复文件。

2013年起,我国的基建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速再度回升,投资规模达到7.1万亿元,之后三年(2014-16年)分别达到8.7、10.1和11.9万亿元,连续四年维持超过或接近20%的高增长,但同期制造业投资增速却大幅回落,从2012年的22%回落至2016年的4.2%。与此同时,GDP增速也从2012年的7.7%降至2016年的6.7%,说明尽管政府试图通过大力度的基建投资实现稳增长,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不过,中上游行业连续几年去产能和刺激需求,势必会带来中上游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如2015年末开始,钢铁等一批大宗商品的价格开始蠢蠢欲动,但宏观层面的刺激政策却丝毫不敢懈怠,2016年一季度信贷规模达到4.6万亿元,超过2009年为应对次贷危机时的投放规模。因此,尽管经济出现了转好的兆头,但由于时滞的存在,导致了政策上的过度刺激。不仅决策层很难把握经济的冷热度,民企也同样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如2016年第一季度民间投资出现了断崖式下滑,这相当于在经济增速的短期最低点“出货”。
 
不难发现,PPI的同比数据自2012年3月开始为负,持续了四年多,直至2016年的9月才由负转正,但PPI的环比数据则从2016年的3月就开始转正。总体而言,实体经济中民间投资者的整体行为与资本市场上散户投资者的整体行为没有太大差异,即都是追涨杀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时滞因素,若持续不断的巨大投入并未在一段时间之后达到预期效果,就会使得人们对经济更加悲观。
 
如今,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大家对未来经济似乎又有了信心,因为公布的数据很靓丽,如今年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1.5%,就连出口在3月份都增长了16.4%,创出两年来的新高。此外,发电量、铁路货运量等指标也创出多年来的新高,但这其中大部分数据都可以归结为2012年中期以来经济持续刺激所带来的滞后反应。
……

2017-4-7 8:13:00


摘要:

阅读全文 | 回复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5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